90后台湾买手:“逃出”娱乐圈,换个舞台继续表演

点击上方蓝字可关注我们
wxsync 2021 04 d2da9c3a37744c024100c2dbec4f5b5c - 90后台湾买手:“逃出”娱乐圈,换个舞台继续表演

文/郑亚文
编辑/屠雁飞

直播间,镜头背后的墙上,密密麻麻贴了几百张彩色便利贴。“丽娟,油皮,敏感肌,1月下单了一套水乳。”便利贴上,记满了买家的昵称,肤质,以及适合使用的护肤品。

熟悉黄柏熹、王上颉的粉丝都知道,直播时,自己不需要报上肤质。他们会直接建议,“以你的肤质,更适合这款产品。”他们甚至能直接推算出,粉丝上一次买的护肤品,是否快用完了。

刚开始,粉丝们会惊讶,“你们居然这么了解我的皮肤!”他们看不到,没有直播的时候。这俩人会把老粉丝的信息,手写下来,贴在墙上,一有时间就背。

4年前,黄柏熹和王上颉,带着一腔孤勇,从台湾到了北京。在娱乐圈混了几年,他们拍过不少微电影、网剧,上过各种综艺节目,王上颉还闯进了《快乐男声》天津赛区前十强。

在台湾海边出生长大的两个男生,从来没想过,自己有一天,会跳出娱乐圈,成为淘宝全球购买手。

wxsync 2021 04 e5ae6c7b883b888db675c13474de4da9 - 90后台湾买手:“逃出”娱乐圈,换个舞台继续表演
左:王上颉  右:黄柏熹
wxsync 2021 04 4c87c308eacf4ce3cc1b7ed649573a7a - 90后台湾买手:“逃出”娱乐圈,换个舞台继续表演破壁而出

不久前,一个女生在店里下单了一款防晒霜。黄柏熹看到订单信息,突然想起来,1月的时候,这个女生提到过,自己要在春天办婚礼。“买防晒霜,是为了婚礼用的吧。”

黄柏熹叮嘱发货的小伙伴,一定要在包装盒里,放一张贺卡,并用手写一段话,祝福这个女生新婚快乐。

他原本想自己亲手写祝福,但因为疫情,他和王上颉困在了台北。机票被迫改签了四、五次,回北京的时间依旧不确定。

尽管人在台北,但他们还是每周六次,雷打不动的直播。两人中,黄柏熹是“话多”的那一个,他棱角分明,鼻梁高挺,不说话的时候眉目冷峻。但嘴巴一张,又是个表情丰富的话痨。他对镜头讲话时语速稍快,脑子也转得飞快,产品特点、买家信息脱口而出。

相反,王上颉顶着一张白白净净的乖巧脸,更多的时候,他是给黄柏熹打配合。他会拿着手机,时刻盯着粉丝的留言,为她们答疑解惑。也会充当临时模特,在脸上试用新面膜。两人操着一口台湾腔,跟粉丝互动。你来我往间,聊天也聊完了,货也卖出去了。

wxsync 2021 04 317f06db53e1927a47ab4482c4ea9ee1 - 90后台湾买手:“逃出”娱乐圈,换个舞台继续表演


男人卖化妆品,对女人有着天生的吸引力。亲自运营淘宝店不到一年,他们的店铺粉丝积累了一万多,回购率高达70%。全球购小二曾对他们说,“你们这个回购率,在所有淘宝店里,都是非常罕见的。”

wxsync 2021 04 4c87c308eacf4ce3cc1b7ed649573a7a - 90后台湾买手:“逃出”娱乐圈,换个舞台继续表演奔向北京

时间倒回到4年前。那时的黄柏熹和王上颉刚到北京,他们想象不到,自己有一天会放弃灯光璀璨的舞台,每天窝在办公室,研究淘宝店该上什么新品,下次大促该打几折优惠。

黄柏熹出生在一个台北的商业家庭,父亲的公司,为台湾大型的企业,提供人才管理服务。姐姐、妹妹也都早早地踏入商业圈打拼。

黄柏熹从小耳濡目染,“国中以前,我的梦想是做一个‘霸道总裁’。”他哈哈笑道,但逐渐长大之后,他发现自己对经商没有兴趣,反而想过电视剧里的演员的生活。

wxsync 2021 04 b73c4a2e15674d46f6e2498a1b78e139 - 90后台湾买手:“逃出”娱乐圈,换个舞台继续表演
黄柏熹

王上颉从小就有个音乐梦。他出生在台中,小时候,家里没钱没太多的音乐卡带。他就拿出旧卡带,等收音机里播放好听的歌曲时,就用卡带录下来,回头自己再慢慢学着唱。

两个人认识,是在一个选秀节目上。大学时,黄柏熹和王上颉念的都是戏剧系表演专业。两人同时报名了北京的一个选秀节目。“说起来,那是‘创造101’最早的模型。”参赛前,在台湾初见时,黄柏熹和王上颉彼此看不顺眼。

两个性格截然相反的人,被安排住在同一个宿舍。逐渐共处下来,他们很快就推翻了对彼此的第一印象。

当时,经济公司让成员们注意个人形象,黄柏熹为了把牙齿刷白,特地跑去买了电动牙刷。结果,他发现,王上颉买了跟他同款型号的刷头,每天刷牙的时候,把他的刷头拔下来,插上自己的刷头。说,“凑合刷一下。”

wxsync 2021 04 05f89a609f34cb5268927a9a6ec21117 - 90后台湾买手:“逃出”娱乐圈,换个舞台继续表演
王上颉

男孩子间没有那么多讲究,黄柏熹也发现,王上颉并没有那么难以相处。不拘小节的两个人,开始经常出现在同一个镜头里。

毕业后,两人回到台湾的演艺圈摸爬滚打了几年。一起上过《康熙来了》,拍过几部微电影,网剧。他们很快意识到,台湾的娱乐圈太窄。“现代偶像剧偏多,然后就是综艺节目。”

彼时,大陆的古装大戏拍得风生水起,穿越题材的电视剧火了一部又一部。他们没有演过这样大制作、题材新颖的剧,生了“去大陆闯荡”的念头。

2016年,两人先后签了北京的一家经济公司,带着他们另外一个艺人朋友,飞到了北京。

wxsync 2021 04 4c87c308eacf4ce3cc1b7ed649573a7a - 90后台湾买手:“逃出”娱乐圈,换个舞台继续表演“你没有价值”

和台北的朴实、温和不同,北京的一切仿佛都加快了速度。

黄柏熹开始上一些脱口秀类的综艺节目,王上颉则参加音乐类的选秀、综艺。两人偶尔也能拿到微电影的主角,或者电视剧里无足轻重的小角色。

wxsync 2021 04 7beec484899837d69a0b01467ad65b48 - 90后台湾买手:“逃出”娱乐圈,换个舞台继续表演


但是,他们都没什么机会,去电影、电视剧导演跟前试戏。能否在导演面前试戏,也决定着,演员能否在戏里,拿到重要的角色。

后来,经纪人才告诉他们,“不是导演看不上你们,而是,你们的简历,一直藏在公司的电脑里,压根没有被公司拿出去过。”

有一次,黄柏熹有一个难得的机会,在导演面前试戏。导演看完他的即兴表演,说了一句,这孩子的长相很适合演电影,演技也不错。

但在决定最后角色的时候,导演被公司高层叫了出去,回来之后,把角色给了另一个演员。

即使做足了心理准备,在北京的一切,也比自己想象的更加艰难。游离在一个又一个综艺节目,他们被老板说得最多的就是:“你没有价值。”“你太矮了,也太胖了。”

被说得多了,两人有时真的会对着镜子,心里发出疑问,“我真的没有价值吗?”

不断被质疑、贬低,让黄柏熹和王上颉更加努力地想改变自己。

他们只吃水煮的蔬菜,不碰热量高的食物。黄柏熹身高178公分,王上颉身高176公分,两个人最瘦的时候,一个59公斤,一个只有45公斤。

有段时间,王上颉瘦到皮包骨,经常胃痛、头发晕,被送进了医院。医生说,“你只是营养不良。”

wxsync 2021 04 4c87c308eacf4ce3cc1b7ed649573a7a - 90后台湾买手:“逃出”娱乐圈,换个舞台继续表演“成为另一个人”

北京,留给黄柏熹印象最深刻的,就是经济公司的那栋大楼。

大楼位于北京的远郊区,周围并没有发展起来。开车到市区,至少要一个多小时。站在大楼外,目之所及的地方,只有一片片还未开发的黄土。

没有出通告时,黄柏熹和王上颉,大多时间都被安排在大楼里直播。经纪人给他们申请了一个直播间。

每天傍晚,他们开始直播。黄柏熹能说,在唱歌的同时,还兼做主持人控场,王上颉能唱,就给粉丝唱歌。

刚开始,黄柏熹喜欢唱宋冬野的民谣,后来发现,粉丝不一定喜欢。为了让粉丝开心,他还学了不少网络流行歌曲,花了2天时间,学会了网络歌手大壮的那首《我们不一样》。

直播间有一块透明的玻璃墙。每次公司来了投资方,主管就带着投资客,过来围观他们直播,“就算那个时间点,我们没有直播,也要装作是在和粉丝互动。”

“当时就感觉,我们不是在直播间,而是在动物园,被锁在了这栋大楼里,被人欣赏。”黄柏熹说。

wxsync 2021 04 cfd8979baadef6b8e956d10875beac3f - 90后台湾买手:“逃出”娱乐圈,换个舞台继续表演


那两年,直播占据了他们通告之外的大部分时间。微博、火山小视频、B站,他们都曾开过账号。

有一次,火山小视频里出了一个直播排位赛,为了和一群网络红人争名次,他们连续直播了12个小时。不是唱歌,就是跳舞,还和粉丝聊天。

他们在直播间拉了一个帘子,镜头看不见的地方,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零食和水。谁饿了,就赶紧跑到帘子后头,扒拉几口零食,然后迅速跑回来,继续直播。

直播结束后,他们排进了前十,累计10多万人次观看。结束的那一刹那,他们累倒在直播间,对自己的人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。

“我是来北京拍戏的,怎么就成了这样?”

直播,和真正的影视表演,在黄柏熹心里,并无优劣,也没有高低。某种程度上,直播和影视表演,都是要“成为另一个人”。

但是,两者有时又截然相反。

直播,更考验主播临场发挥的能力。“直播镜头前的我,既是我本人,又不完全是我本人。”面对粉丝,主播需要选择性地呈现,粉丝想要看的内容。要研究粉丝的喜好,“要打造人设。”黄柏熹思考了片刻,说,更像是在做一档综艺,可以享受和粉丝直接交流的乐趣。

但黄柏熹心里,真正的“表演”,却是无关粉丝喜好的。

“演员这一生,会经历很多次剧本下的人生,面对生离死别,解决不同的人生困境。”每个角色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。要演好这些情绪,需要的不仅是背台词,而是透过自己的生命,一点点的积累和感悟,把角色纳入自己的身体里。“

这些表演经历,是刻画在演员生命里的印记。在黄柏熹心里,演员,是一个极为崇高的职业。做一名真正的演员,是他从国中起,便埋在心底的梦想。

“可惜,时不予我。”

wxsync 2021 04 f4d2c806a400a98985e2696419d8eacd - 90后台湾买手:“逃出”娱乐圈,换个舞台继续表演
黄柏熹很喜欢深夜的经济公司大楼,有宽敞的衣帽间,有训练室。夜晚,所有人都离开了,大楼空荡荡地,他和王上颉会自由地穿梭在衣帽间,在训练室排练。对着镜子表演,弹吉他,唱歌。“这是最放松的时候。”

wxsync 2021 04 4c87c308eacf4ce3cc1b7ed649573a7a - 90后台湾买手:“逃出”娱乐圈,换个舞台继续表演逃出大楼

2018年的一个午后,黄柏熹、王上颉,和经纪人坐在直播间,看着大楼外一片黄土发呆。经纪人突然扭头对他们说,“要不,你们俩去开一间淘宝店吧。”

两人一听,瞬间都有了激情。但一想,启动资金都没有,怎么开店?他们来北京两年多,收入也只够养活自己。最后,经纪人拿出了自己的一万多元,交给他们,只说了一句,“相信你们会赚回来的。”

黄柏熹和王上颉的执行力都很强,第三天,店铺就开起来了,他们的店铺,主要帮人代购化妆品。黄柏熹上大学时,去纽约留过学,在那里,他认识了一个朋友,表示愿意帮他们做采购。他们又联系了在日本、韩国、澳大利亚的朋友,把采购线搭了起来。

没过多久,他们就和经济公司解约了。再签另一家公司时,黄柏熹和王上颉坚持,买手店,一定要在合同之外,不属于签约范畴。

刚开始几个月,他们还会偶尔跑跑通告,把店铺的运营交给了运营商,但很快,他们发现,“运营商不太上心,细节都处理不好。”

去年9月,他们停掉了一切通告,告别了艺人的身份,开始运营买手店。

wxsync 2021 04 19e5012707fe24a681bb5f3e75aed7b7 - 90后台湾买手:“逃出”娱乐圈,换个舞台继续表演


从艺人,向生意人转变,是一个大的跨越。小到产品标题的一个描述词,大到进货、出货,所有的细节,都是黄柏熹和王上颉,没有经历过的。

他们曾经被职业打假人盯上,打了场官司,赔了不少钱;也因为没有留意广告法,在详情页放上了“美白”等极限词,而被扣分。还因为买家无故的差评,头痛不已。

但更多时候,两人把自己当艺人攒下的经验,用到了买手店里。不论是出国采购,还是在办公室工作,或是出门吃饭,他们总会开着摄像头,把自己的生活记录下来。

王上颉把拍摄的内容剪成一个个清新有趣的短视频,放上店铺首页,很快吸引了不少粉丝。

去年的天猫双11,他们的销量同比增长翻了一番。黄柏熹收到了淘宝小二的消息,“说我们的店铺,在小二的内部会议里被提到了。是唯一一个,依靠短视频内容,在大促里销量翻倍的店铺。”

在黄柏熹看来,走进娱乐圈,不过是为了实现他的表演梦。王上颉亦是如此。如今,他们换了一个舞台,却依旧可以延续这个梦想。

今年,他们准备拍摄一系列微电影。将如今工作室里,几个人的故事再现出来,放上买手店里。这一次,他们做自己的导演。

受访店铺:两只小狗 美肌御守
 
wxsync 2021 04 e9a1f0e9ff7b058d05f05f339c4acbfe - 90后台湾买手:“逃出”娱乐圈,换个舞台继续表演

互动话题:
评论区聊聊,有没有什么梦想,是你一直坚持的?


wxsync 2021 04 05f6a5cc7eed0bab5a40eab4236a15b2 - 90后台湾买手:“逃出”娱乐圈,换个舞台继续表演

版权声明:放单平台 发表于 2021年5月11日 下午4:49。
转载请注明:90后台湾买手:“逃出”娱乐圈,换个舞台继续表演 | 补单平台大全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