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“抗拒”到“主动”,这些贫困村民为啥不怕看病了?

2014年毕业的谭萩是名副其实的“漂亮小姐姐”:齐刘海小卷发,淡淡的唇彩,自然好看。

光看外表,你很难想象眼前这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,是一名常年跋涉于深山之间的乡村医生。

在云南省镇雄县的大山深处,一万多名村民的健康重担,都落在她和她的7个村医同事肩上。

疫情爆发后,谭萩从大年三十到现在没有休过一天假,每天早上8点钟准时出门,一家一户地去做患者随访。碰上有几户住得远,常常要半夜才回家。


wxsync 2021 04 df1db5cc84a01d5c1e63280e387274d7 - 从“抗拒”到“主动”,这些贫困村民为啥不怕看病了?

“做村里的工作其实挺辛苦的。”谭萩刚开始时也有想过放弃, 不仅辛苦,一个月领3000多元的工资,要比起在城市里工作的大学同学,还是有些差距的。

但现在她却感到挺满足,也更体会到了一位乡村医生的价值和意义。


wxsync 2021 04 7102149c7b9727a91b8b66fd7f22cea3 - 从“抗拒”到“主动”,这些贫困村民为啥不怕看病了?他说命,是交给老天的


谭萩提起自己家乡时,有一种学生气的自豪,“云南有个春城叫昆明,镇雄县也有个小春城,就是我们中屯村。” 


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,却也是个穷地方。


她的家乡,镇雄县中屯村人口多,有一万多村民,资源却很少,老百姓靠种玉米和小麦为生,种不了水稻,因为水源少,很少有梯田,别的更谈不上。于是,年轻的外出务工,老的在家种点儿地,再老一点的,养点小鸡……截止去年底,全村有3300名建档立卡的贫困人员。


所有资源中,又以医疗资源资源最为缺乏。2014年医学院毕业后,她选择回家乡云南镇雄县中屯村做个村医。谭萩希望能为家乡百姓做点事情。


她记得很清楚,刚毕业那会,整个村子3个医生,肩负着全村一万多名村民的健康重担,他们平均每天接待60多个门诊,还要上门就诊。她是村里第4个村医。


村里的工作比想象中要难,“看病”是村民谈之色变的字眼,谭萩吃了很多“闭门羹”。


有位70岁的村民大伯,已经是几十年的糖尿病患者。病情已然严重,必须定期监测血糖,以便调药控制病情,但他却从未检查过。谭萩上门随访,直接被拒之门外。


wxsync 2021 04 b1466cbfe849eb630c5d97f04e20ce4a - 从“抗拒”到“主动”,这些贫困村民为啥不怕看病了?

他跟谭萩解释,“这么多年了,我也没大问题。检查又痛又花钱,我为什么要测?” 大伯越说越无奈,“我们这种老百姓哪里生得起病?命都是交给老天的……” 


在中屯村,谭萩碰到了太多像这样的村民。


对他们来说,下地干活比身体健康重要,因为前者是赚钱,后者是花钱。土生土长的谭萩知道,哪有人不关心自己身体,大家担心的不过是费用问题。她开始思考,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大家敢看病?


2017年的10月,谭萩被通知作为村代表去县里开了个会。会上,领导给大家介绍了一个公益保险项目,叫“顶梁柱健康扶贫公益保险”。


这个会议上,她知道了,这是由阿里巴巴公益、支付宝公益、支付宝保险与中国扶贫基金会合力发起的项目,旨在为贫困县域18岁至60岁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免费投保,以“公益+保险”的模式,引入保险杠杆,让同样的资金能为更大范围的贫困户提供保障。项目计划到2020年底,至少提供1000万人次的健康保障。


项目落地到了镇雄县的每一个村。在一开始,谭萩还没法确定项目是否真有用,也没有真正体会到,这是村里百姓的福音。


wxsync 2021 04 7102149c7b9727a91b8b66fd7f22cea3 - 从“抗拒”到“主动”,这些贫困村民为啥不怕看病了?全村“只有”一个支付宝


那个会议上,谭萩听了项目介绍,领了任务。这件事太有意义了,她要做的是向村里人去宣传,告诉大家除了国家“四重报销“(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、商业保险大病医保赔付、民政医疗救助、政府统筹医疗扶助),之外,还有一个可以帮助到大家的报销。


镇雄县顶梁柱项目对接人、县医保局工作人员罗以胜说,“顶梁柱”项目的一个实惠在于,贫困户自费大于500元以上的部分都可以报销。


wxsync 2021 04 38fbb6ce60949ca22c0878af5c118313 - 从“抗拒”到“主动”,这些贫困村民为啥不怕看病了?

在操作层面,“顶梁柱”项目是自动地、免费地给全县54万贫困人员投保。“自动”投保,即贫困户在投保层面不需要做任何事情。


看起来是很简单,但执行起来,却不那么容易。村民们文化程度不高,不知道“顶梁柱”项目是怎么回事,查看保单、参与理赔的人不多,理赔的人就更少了。


做村里人的工作就是要用最笨的办法,谭萩没办法,只能抓住每个和村民见面的机会,聊家常一样跟村民说。慢慢的,听得多了,村民慢慢从不相信到相信,都知道村里来了个可以帮到大家的“顶梁柱公益保险”。


除了“自动投保”,顶梁柱项目的理赔也非常方便。项目是一个创新型的“公益+科技“的项目,与传统模式的公益项目不同,它在技术层面可谓是“含着金钥匙出生”。


作为项目发起方之一的蚂蚁金服为项目提供了互联网、区块链、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的支持,比如,得益于人工智能图像识别技术,后台系统可以7×24小时自动进行材料审核,大大节省了人力投入。理赔的时长也从传统保险行业的15-30天缩短到3-5个工作日,村民们获得赔付款更快了。


而且,贫困户申请理赔时,不需要交一堆纸质材料,只要在支付宝上传三张证明(身份证、银行卡、医保分割单),就能完成整个理赔申请。


尽管操作步骤已经非常简便,但对于这些建档立卡的贫困户,却还是件大难事。他们很大部分人没有智能手机;有些人即使有手机,也没有支付宝。上了年纪的老人,让他们用支付宝申请理赔简直是强人所难。


wxsync 2021 04 e1262749536f1c9561c7db1f8ed05c99 - 从“抗拒”到“主动”,这些贫困村民为啥不怕看病了?

后来,项目组通过技术开发,实现了一个村只要有一个人有智能手机、有支付宝,就能查全村贫困户的保单,同时还能申请理赔。


这“一个村只要有一个人有智能手机、有支付宝”,落到中屯村,就成了谭萩的智能手机、支付宝。


“所有的患者都是通过我的手机进行理赔。”谭萩说,那些有智能手机的村民也不懂理赔的操作,经常是把需要的材料拍照发给她。


在理赔的过程中,谭萩还发现了不少问题,“有些病人联系到之后没有相关银行卡,只能让他们去规定地方补办银行卡;有些病人在外地,只能先电话联系,让他们发银行卡和身份证照片过来,有些可能会因为拍摄效果和像素问题反反复复……”


这些小事情,成了村医谭萩要处理的事。这两年,她觉得做村民的工作是“累并快乐着”。


她印象深刻,最早的一批5名获益的理赔人员,她在做回访时,电话那头回应着一声声开心的“到账了、到账了……”谭萩听到这样的声音,心里很高兴。这说明,“顶梁柱”是有效果的,自己的辛苦付出有了意义。


wxsync 2021 04 7102149c7b9727a91b8b66fd7f22cea3 - 从“抗拒”到“主动”,这些贫困村民为啥不怕看病了?最高受益可达1.24万元


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谁先到来。


朱润曾经是中屯村很多人羡慕的对象。跑大货车的他,收入在当地算是相当不错。小夫妻带着两个孩子,一家人的日子过得和和美美。


可即使是看起来经济条件还可以的朱润,突然被查出患上白血病。一夜之间,家中的顶梁柱塌了,家里人四处借钱,大货车也卖了,依然凑不齐治疗费用。


wxsync 2021 04 783bcad68b75c69ffa03a85f3edf0e63 - 从“抗拒”到“主动”,这些贫困村民为啥不怕看病了?

就在朱润生病那一年,当地医保的“四重报销”政策启动。对于朱润这种典型的因病致贫的贫困户,医保提供了力度高达90%的报销政策,治病钱退回了相当大一部分。


顶梁柱公益保险项目的理赔这时又锦上添花帮上忙,朱润连同全年医疗费用自费累计超过500元的部分全部得到了报销。至此,朱润治病的经济压力才算是实实在在地减轻了。


在理赔案例中,像朱润这样的重病患者毕竟是少数,更多的还是糖尿病、高血压这类慢性病人群。虽然不是重病大病,但因需要长期治疗,累计产生的医药费也不在小数目。


这些人往往又是上了年纪的老人,平时种点玉米、土豆补贴家用,看病花钱对他们来说能省则省。很多人都是药吃吃停停,病情严重了吃点药,病情好转了就自己把药停了。


wxsync 2021 04 e397d685bd1ce2e330d7fcbc7ec889c8 - 从“抗拒”到“主动”,这些贫困村民为啥不怕看病了?

原先,谭萩只能教他们一些免费的缓解手法,没办法免费给药或是强制派药。“顶梁柱”项目出来后,才有了转机。


两年多来,顶梁柱缓解了成千上万个贫困家庭的困境,在镇雄县,贫困家庭最高受益可达1.24万元。


罗以胜介绍,到2019年底,项目已为镇雄县老百姓争取了3000万元,预计2020年结束可达到5000万元。


而放眼全国,中国扶贫基金的工作人员胡典给出数据,截至2019年12月31日,两年多时间里,顶梁柱项目已为全国80个县的835.94万人次累计理赔43826人次,理赔金额8486.76万元……


这背后,就是像谭萩这样的村医在整个执行环节的最末端,做着老百姓的工作,帮助老百姓做理赔。两年多时间里,她已经帮助175个家庭申请了理赔。疫情爆发后,谭萩更忙了,从大年三十到现在没有休过一天假。


每天早上8点钟出门,卫生室坐诊、患者随访,还有顶梁柱项目的保险报销,成为谭萩的日常。


这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,当初被拒绝,如今成了村民们的“定心丸”。


“这些老乡已经和我很熟了。”谭萩说,她去上门随访,村民见到她就像见到自己的老朋友。

版权声明:放单平台 发表于 2021年5月11日 下午4:51。
转载请注明:从“抗拒”到“主动”,这些贫困村民为啥不怕看病了? | 补单平台大全

相关文章